对话漩涡中的远程视界掌舵人韩春善: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来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作者:前哨

—————————————

5052字,约需10分钟以上阅读

—————————————

被称为医疗“航母”的远程视界危机爆发到现在已经近6个月了。表面来看是远程视界扩张过快、资金链断裂危机所导致,而深层次原因则是其缺乏金融运作的融资租赁模式出现了大漏洞,便迅速导致一系列危机的连锁反应。

2017年上半年,远程视界以“中间人”角色联合融资租赁公司和全国各地医院,以融资租赁方式与医院签署采购医疗设备协议,协助发展相关科室,双方签订完合同后,医疗设备却迟迟不见踪影,而医院却要按期偿还融资租赁款。

今年3月初,远程视界的危机达到了高潮。一方面,100多名代理商上门讨债,要求索还代理费,地方公立医院讨要医疗设备和融资租赁垫付款;另一方面,数百名远程视界内部员工也开始讨薪,如今背负总债务高达几十亿元,可谓内外交困。

4月12日,猎云网对远程视界总部进行了实地走访调查《医疗“航母”远程视界危局:代理上门追债、医院蒙冤起诉》。随后,远程视界分别召开了代理商、融资租赁公司、地方医院协商会,试图解决他们的诉求。

远程视界在激进、快速扩张业务的同时,也犯了一些错误,这些误判比债务危机刚爆发的时候更加紧张,将这艘誉为“航母”的企业推向深海漩涡。 而作为远程视界实际掌舵者韩春善却早已预见危机,只不过比他预料的要突然。

5月初,在北京远程视界总部,猎云网与远程视界董事长韩春善进行了独家对话,他向猎云网袒露了自己对远程视界危机、产品、管理、未来等话题的看法,也试图澄清一些误会——比如涉嫌资产转移等敏感话题。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我作为一个操盘者,肯定有个人原因和责任,其实我自己并不是不知道有这样一个漏洞和缺陷,也一直在想办法去解决。远程视界任何的好和不好,功过是非都应该是我。“韩春善说。

要知道,运程视界的成就与问题,都可以归根在韩春善自己身上。而未来,远程视界的改变,也只能从这位掌舵者开始。

内忧外患

猎云网:有代理商称将再次上门讨债?

韩春善:你要看到,我们有一千多家代理商,大部分都还是正能量的。

韩春善:那毕竟是极个别的。远程视界危机的确波及了一些代理商,受了一些影响,甚至是有一些代理商被人利用,我们已经给予解决方案,只要他愿意解决问题,除非是他是想闹事的,这个就没办法。 

猎云网:代理商解决方案是什么?有没有实质性进展?

韩春善:我们有八条。按照协议来是不退的,但是我们考虑到个人,你不干了,我给你退钱,大部分代理商都不多,大致在3—5万元。 但是公司现在的情况你不能挤兑,双方只能协商解决,或者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同时也有别有用心的,根本不是想解决问题,就是来闹事,甚至受人指使。

猎云网:远程视界现在员工离职了多少?如何处置的?

韩春善:我们有4000多名员工,由于公司危机劝退或离职有一半以上。现在还有一千五六百人,2000多员工离职,只有部分人留下。只要是离职员工,今年2月份的工资和差旅费都给了,根据公司现在的情况,年终奖、提成推迟到7、8、9三个月份,一大部分离职员工都同意。但也有个别的非要求立即结算,不说受人指使,反正也是有点想闹事。

猎云网:为什么会出现连锁反应?

韩春善:一切问题的导火索就是远程视界对医院、融资租赁公司债务而引发的。现在这个阶段,代理商欠款、员工讨薪并非远程视界当前最主要的债务危机,最重要是,如何处理医院、融资租赁的危机。 

另外,员工良莠不齐,甚至有些是亲戚朋友,业务快速发展,员工数量急剧增多,对员工素质没有严格的把控。整体团队素质下降,管理滞后。

猎云网:远程视界危机最棘手的问题是什么?

韩春善:现在最棘手的是医院和融资租赁公司、远程视界三方的事情,这是核心。其实就三方的关系来说,客观讲都有责任。租赁公司把设备租给医院,医院来还租赁公司钱,他签的是一个两方协议,租赁合同是两方的,跟远程视界没有关系。远程视界是连带责任,账户被封了,导致事件发生之后大部分人将矛头指向远程视界。 

远程视界与租赁公司签约,租赁公司与医院签约,租赁公司向远程视界采购设备,在这个过程中,远程视界把设备卖给租赁公司,因为赚了差价,所以就给租赁公司提供了一个担保回购。

猎云网:为什么不去调整规避这种风险?

韩春善:当时不知道,只要不出事情就行。然而后期设备发放受资金的影响,远程视界欠的是租赁公司的设备。所有的租赁合同协议都是按照租赁公司提供的模板。

有公司高管认为,在这个过程中,医院和远程视界基本上是没有话语权的,租赁公司是强势的。远程视界法务给租赁公司谈判里面的条款,租赁公司不接受,必须按照他的条款来,甚至有霸王条款。 按照租赁公司协议,在法庭上,我们和医院就不占便宜、不占优势。

猎云网:最近关于远程视界的一系列报道看了吗?对你来说是否客观?

韩春善:前两天关注了,态度方向稍微中立一点。 我认为有个别片面的,就是听了代理商、或者是一些员工主动爆料,甚至有一些诽谤污蔑,一些不实之词。远程视界确实做错了,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创新型的企业,不能一棍子打死,甚至去不分青红皂白,不了解事实真相评判。

猎云网:有一个细节,医院是怎么和租赁公司接触的?

韩春善:远程视界发现医院有需求,在医院和租赁公司的合作过程中,引荐双方。因为他们两家都愿意,所以他就起到了一些促进作用。

猎云网:这个中间人是代理商吗? 

韩春善:大部分是我们的代理商和一些市场招商业务的员工。

猎云网:在这个过程中,远程视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韩春善:远程视界就像给男女双方介绍对象,帮助男方讲好话,再帮助女方讲好话。最后两家签合同,盖了章、签了字。远程视界仅仅是中间人起到了一定的撮合作用,引见推荐,帮他们最终达成合作。 

猎云网:有知情人士说部分代理商以及远程视界员工协助某县医院做假流水蒙混过关?

韩春善:我认为这个是极端的,县医院他并不需要去做假的流水。租赁公司一般要对医院进行2到3次的考察,医院提供材料,最后签约是他们两家面对面的签,都是租赁公司提供模版,远程视界是中间人角色。

猎云网:但确实存在。

韩春善:我认为一千家有一家两家,或者有可能他的流水不多,基本上不会去为了这个事情去做假流水,因为医院的报表租赁公司都认可。医院报表都是医院盖章的,医院自己提供给租赁公司。

猎云网:为什么会出现“三角债”的局面?

韩春善:首先,当时签租赁合同的时候,双方签了三年,时间比较短,;其次,设备没到第二个月就要还租赁公司的租金。

猎云网:现在如何帮医院去解决,以及不被租赁公司去起诉?

韩春善:远程视界是有责任的,是始作俑者,毕竟是发起方没有把控好,实际是三方合作关系,三方都有一定责任,共同协商,不然这个问题没法解决。

猎云网:当时为什么远程视界没有控制额度?

韩春善:早期我们实际上是控制的,像眼科做三百万、五百万,三年、五年时间,其实一个月几万块钱,医院不存在还不上的问题。我们一年做到10万例,一个医院一年2000例。后来大家看到这个项目好,三方都放松了警惕,医院选设备也就不控制了,越选越多。 

猎云网:租赁公司考虑过控制吗?

韩春善:租赁公司一开始考虑过要控制,做的不错,后来也就没控制,我们也没控制。到了2016年的时候,发展到一个高峰期的时候,失去了这种控制。造成了额度越来越大,特别是一家医院做了几个科室,每个科室的额度上千万,那这样还款压力就大。因为设备没到,签了协议,就要去还租金。 为了帮助医院发展,远程视界就帮医院去垫付,其中租金垫了38亿,保证金垫付10个亿,总垫付额度将近50亿的资金。

猎云网:远程视界有没有与租赁公司、医院进行来沟通?

韩春善:实际上没有预警,没有感觉到这个危机,而且来得很突然。三方都没有沟通。 如果早沟通,其实就不会出现。把期限延长到五年,把额度控制下来,加大经营,再把相关闲置设备进行优化调整。

猎云网:目前为止有多少租赁公司和医院出问题?

韩春善:实际上目前90%的租赁公司和医院基本上都处于正常的状态。现在真正的也就是几十家医院,处于僵持状态。只有部分小的民营租赁公司,对医院逼的急的,而部分医院实际上租赁物并没有到位,租赁公司不管设备到没到医院都要还钱。租赁公司一起诉,医院就找远程视界。

猎云网:远程视界还在为医院垫付吗?

韩春善:我们现在还帮一些医院在花一些钱,虽然是少量的,但是还在还。现在就是要分析问题解决问题,但是不能都推到远程视界身上,我们已经是不堪重负。留一点时间,进行筹措资金在帮助医院去解决。这才是目前最可行的。 

猎云网:现在债务解决进行到什么程度?

韩春善:现在进入扫尾阶段,就差几十家,剩下几千万短期内能解决,因为它并不大。如果说能给点时间,还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但是目前比较着急,租赁公司对医院逼得太紧,激化矛盾。

行业镜鉴

猎云网:今年3月底远程视界完成了5000万元融资,用到了哪里? 

韩春善:对,3月底这这笔融资就完全到账了,用在了春节后房租、员工工资,包括部分代理商退款。由于公司账户被封,这一阶段实际上就是用的这笔融资。

猎云网:是不是远程视界商业模式出了问题?

韩春善:我们商业模式不仅没有问题,而且很先进。

第一步是B2B连接医院与医院,有近2000家;

第二步是O2O把诊所、村卫生室,卫生院社区服务站线上连接起来;

第三步是HMO慢病管理和保险结合,进行慢病家庭医生式管理。

韩春善:目前出问题的是B2B这个环节,2014年的下半年引入了设备租赁的模式,最后在这个地方犯了错误,整个的商业模式在行业里面可以说是比较先进的。

猎云网:未来会砍掉租赁模式吗?

韩春善:未来会改进租赁模式,强化控制在三五百万以内,五年的期限,半年免租期,加大经营设备及时发放。

猎云网:刚才你提到别有用心的人,如果你知道是谁,你会怎么样?

韩春善:如果是行业竞争对手其实他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整个行业现在都受影响,行业有几十家公司,现在基本上都动不了。而且有个别公司也会出现类似于我们这种现象,只不过他的规模小一点而已。 

猎云网:你认为出现这个事情会给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危害?

韩春善:首先肯定影响了这个行业的发展,医院都不敢去合作了,设备租赁环节上肯定基本上都做不了了。虽然做了很多正确的,但是往往一处出现漏洞或者失误,就造成满盘皆输。 

猎云网:现在很多人把远程视界的问题归结到你本人的问题,你认同吗?

韩春善:我作为一个操盘者,肯定有个人原因和责任没有去及时发现,其实我自己现在并不是不知道有这样一个漏洞和缺陷,远程视界任何的好和不好,功过是非都应该是我,也一直在想办法去解决,只是自己下不了决心。 

猎云网:为什么下不了决心?

韩春善:因为一旦去解决就会出现负面和动荡,就像现在被动的去解决他。这次危机实际上对我们下一步发展转型升级,其实是有好处的,优化了模式。

猎云网:有什么重要的时间节点吗?

韩春善:如果我们的融资能力强一点,资金早到一点,我们就卡在那个时间节点赶到第四季度有几十亿的资金,投资、并购本来要到的,受此影响最后都没有到。 

猎云网:远程视界是不是只有在外部的这种压力或者驱动力的情况下去纠错,从来没有主动去改正我自己?

韩春善:我们主动去做了一些外部的努力,因为这种模式没有从更深层次的去分析去解决,如果早一点,实际上它就不会出现。

猎云网:从哪几个方面改正? 

韩春善:两个方面。第一是把业务模式优化,修改期限,降低额度;第二是加大经营力度,经营管理水平跟上,再加上有外部的资金进来,稍微早一点点,在17年上半年资金进来,这个事情就不会发生。

猎云网:有人说远程视界危机早就埋下了,你怎么理解? 

韩春善:这个模式隐藏的有一个漏洞,周期短垫付款压力大。还有远程视界发展过快,一些经营没有完全跟上。这半年的时间,我们就是积极去面对解决。 

韩春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不跑快可能就被落下;要跑快,就有风险,所以这个分寸确实不好把握。

反思革新

猎云网:对远程视界危机,你本人有什么反思?

韩春善:我是一个围棋爱好者,业余五段。做企业就像下围棋,可能你走了一百手都对,有一手走错,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做企业也是一样,不看你走对了多少,看谁最少犯错误。

韩春善:我们做互联网远程医疗五六年了,都做得很好。但是金融环节上出现了问题,我本人做过眼科医生、院长,唯独对金融是个门外汉。 

不懂金融,是我们整个团队一个薄弱的环节。如果有金融专业人才早一点做融资规划,上市并购、做风控,实际上可以避免危机。 

猎云网:未来会招懂金融的人才吗?

韩春善:对,我们未来肯定要找这样的人才。

猎云网:很多法律人士认为你涉嫌资产转移。 

韩春善:完全是主观臆测,空穴来风。我根本顾不上搞这些东西。 

猎云网:这次危机有没有让你心寒的地方?

韩春善:很淡然吧,公司危机一些员工离职可以理解,有人说忘恩负义,但实际上一个企业,就是一个社会。毕竟你出了问题,大家肯定要追究你的责任。 

猎云网:远程危机对你和家人有困扰吗?

韩春善:其实我抗压能力还是比较强大的,始终还保持一个状态。因为我对做的事业有信心,有自信,我们也做了很多好的事情和成绩。只是说在一个环节上出了问题,那我们去想办法解决、去面对,通过这个事情,可能让团队更强大。 

猎云网:内部管理上需要弥补哪些不足?

韩春善:未来在内部管理上,控制节奏,不能一直这样,太快容易跌倒。这几年远程视界发展一直很快,人员也很快,业务也很快,必须张弛有度,控制一下节奏,停下来复盘修复。高铁跑一程,需要停下来修一修,查找有没有隐性的故障,企业也是一样,快速业务扩展后,需要一个休整期。

猎云网:远程视界接下来有什么业务调整? 

韩春善:我们要做医疗健康行业的阿里巴巴,但如果不经历磨练,肯定做不到。接下来,转型升级,优化探索合理的租赁模式。

猎云网:监管部门对远程视界危机是一个什么态度?

韩春善:我们做了一些主动的汇报和沟通,作为监管部门是理解企业的,包容企业在发展创新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不能一棍子打死,鼓励真正的去面对解决问题,引导企业良性发展,要鼓励企业创新发展。

韩春善:做一个企业不容易,想做成一个事业,也不容易,所以大家要包容一点,给一点时间和空间运作。 

猎云网:有没有预期这次危机什么时候能彻底解决?

韩春善:它是一个动态的过程,需要一个阶段,今年年底之前应该基本上都会解决,我们还要探索新的业务。

推荐↓↓↓
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