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程维、张一鸣三个人有一个微信群,不满足边界的枭雄王兴

来自:互联网圈内事(微信号:quanneishi),作者:翁永锋
本文来源:长江商业评论


导读:王兴、程维、张一鸣三个人有一个微信群,时常讨论商业模式和创业命题。三人无论各自做什么动作,都会在群里说一声。但是相比于程维的温和专注,张一鸣一心扑在产品上,无边界的美团和王兴无疑拥有着最大的野心。

 

很简单,美团要做的就是——吃喝玩乐全都有。这是美团APP打开页面上的话。

 

王兴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工位与员工混在一起。这位很接地气的娃娃脸CEO,已成为阿里巴巴最忌惮的事实“腾讯代理人”。

 

2018年3月21日,美团打车登陆上海,与在腾讯、阿里之间左右逢源的滴滴直接对垒。

 

4月3日,美团击败“滴滴+软银”财团,以总价37亿美元(27亿美元+10亿美元债务)全资收购摩拜,成为阿里系ofo与哈罗单车、滴滴旗下青桔单车最大敌人。

 

短短两周时间,美团已占据微信钱包九宫格里的四席位置:外卖、电影演出赛事、吃喝玩乐与摩拜单车,对标的则是阿里旗下由饿了么、口碑、盒马鲜生、飞猪旅游、ofo与哈罗单车等组成的“吃喝玩乐+出行”全线业务。

 

王兴发动闪袭之时,曾视他为“最欣赏的创业者”的程维,内心深处恐怕是五味杂陈。

 

他们相识于2011年。当时王兴刚做美团,程维供职于支付宝商户事业部,两人因业务合作成为朋友。程维后来辞职创业做滴滴,王兴多次提供参考意见。

 

加上张一鸣,三个人有一个微信群,无论各自做什么动作,TMD(今日头条、美团、滴滴)都会在群里说一声。

 

2017年情人节,王兴与程维相约吃饭。饭后浏览新闻,程维才知晓美团网约车业务在南京上线,可王兴却在吃饭时只字未提。

 

“为什么做打车?”

 

“试试。”

 

浪漫的节日里暗藏硝烟,中国互联网新生代TMD终究没有逃离类似BAT相爱相杀的套路。

 

“尔要战,便战。”

 

“千团大战”的灰烬上站起来的美团


 

直到今天,八年前的那一场喧嚣,疯狂的烧钱大战遍地烽火,硝烟退去,一片灰烬,只有最强悍者才依然屹立不倒,经过那场淬炼,生长到今天的幸存者早已拥有了极其顽强的生命力基因。那是中国互联网世界的战国时代,也是中国互联网生长发展史上野蛮与血腥的一段篇章。

 

2010年春,团购作为一种新兴的电商模式,几乎是一夜之间遍地开花:美团、嘀嗒、窝窝、拉手、糯米……从“百团大战”到“千团大战”,几乎没有给人喘息。在团购最火爆的时期,行业增长速度可以达到日增10家。

 

为争夺国内的团购市场,各家团购网站开始变相竞争。拉手、美团、窝窝团、24卷、满座团、高朋网等目前国内比较知名的团购网站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融资比赛,广告战、拉锯战、阵地战等铺天盖地的广告融入到各大民众的日常生活当中。

 

几乎每个商户都会接待数家或数十家团购网站的销售人员。而为了争夺客户,有些团购网站对商户的底线不得不一降再降。而原本计划于2011年年底赴纳斯达克上市的拉手网也中途折戟,并最终在2014年选择卖身。2010年年底~2011年上半年团购行业从2612家增长至5300家。

 

在千团大战的混战硝烟中,2011年弱小的美团获得了阿里巴巴领投的B轮5000万美金融资,引进阿里出身的干嘉伟担任COO,补齐了线下短板。正是由于阿里的援手,美团才能在烧钱大战中幸存下来,并实现弯道超车。

 

百团大战,阿里和美团也算是相识于微末了,当时的拉手网、窝窝团风头强劲,腾讯的高朋网也是不差钱的土豪,阿里巴巴几乎参与了美团B轮后续的每一轮融资,可两者却始终貌合神离,美团的具体业务很少和阿里巴巴本身的业务直接结合,阿里对美团的投资也仅仅停留在资本层面。

 

由于同质化严重,没有资本持续输血。整个行业陷入了低谷,诸多网站在挣扎了一段时间后纷纷“退隐江湖”,只有少量的依靠高质量的商家管理和用户体验的网站和平台,留住了一批高黏度的活跃用户在竞争中获得资本和市场的青睐而活了下来。这场疯狂的“厮杀”,导致“互联网+餐饮”团购网站到2014年6月锐减至176家,存活率低至3.5%。

 

美团为什么从阿里的怀抱转向腾讯


 

在一次采访中,王兴被问及,互联网圈有谁是你的朋友吗?王兴回答:腾讯。同时它也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股东。又问,你碰到过最尊敬的对手是谁?

 

王兴的回答非常直白并且尖锐:你重视他的战斗力和你尊敬他、认为他有竞技精神,是两码事。所以毛泽东说,在战略上你要藐视一切对手,在战术上要重视一切对手。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

 

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2015年。

 

阿里在早先投资了美团,但是,王兴的强势和独立性让马云碰到了钉子,阿里给了美团大量的扶持,但是难以把美团收购成自家的产业。王兴希望美团独立发展,阿里系一贯做法却是掌握绝对控股权。

 

几番努力无果之后,阿里启动了备用方案。

 

在业务领域上,阿里有很大一部分与美团是重叠的。阿里开始出手,培养自己的亲儿子来遏制美团这匹野马。

 

阿里先是在支付宝做了O2O的入口,接入自家的淘点点,阿里影业,阿里旅游。然后重启了冰冻多年的“口碑网”,彻底放弃美团,自己来搞完全控制的O2O。

 

这时候,腾讯出现了,腾讯则神不知鬼不觉的促成了旗下大众点评与美团的合并。让合并后的新美大拿下极高的市场份额,而自己成为控制相当股权的后台老板。

 

2015年10月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腾讯参与投资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后的新公司,投资金额大约为10亿美元。腾讯是此次融资的牵头人,在此次融资中扮演重要角色。

 

腾讯并不要求对美团点评新公司的控制权,因此,美团点评和腾讯开始走得更近,而与阿里渐行渐远。

 

实际上,腾讯的投资风格和阿里是截然不同的。在投资方面,阿里更倾向于控股,深度进入到被投企业的内部,尽可能全面掌握公司的重大事项决策,属于中心化的投资。而腾讯一直践行着小马哥的“赋能”原则,走得是省心道路,去中心化,我掏钱,但是对于具体业务管得不多。所以尽管滴滴和美团都获得了腾讯的投资,但腾讯对其重大业务和发展方向的影响却不是很大。

 

有段子这么形容阿里、腾讯和美团:

 

美团对阿里说,爹,餐饮这块我做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想做电影票、酒店旅游加机票、外卖和美团钱包。阿里回答说,好孩子,电影票有你哥淘宝电影、酒店旅游有你哥去啊、外卖有你哥口碑、钱包有你哥蚂蚁金服,作为小弟你就专心做好美食,开发线下场景,钱不是问题。

 

于是美团憋屈地离家出走,遇到了腾讯。腾讯是这么对美团说的,你要做的我没有,也做不来,正好一起整合资源,服务客户,我支持你。美团就很开心地说,在你这里我的野心一定能成,于是和腾讯手拉手了。

 

美团做出行,滴滴做外卖,谁胜算更大?


 

一群创业者在海南游艇上聚会,讨论完毕说可以游泳,一群人正在犹豫相互观望时,只听扑通一声有一人已经入水,那人正是王兴。创业者本身是一个特立独行的群体,可大多数人都还在左顾右盼的时候,王兴已经跳入水中,他的决绝确实罕见。

 

这个段子非常形象的反映了王兴强悍的性格,其做事果断,坚决,从不拖泥带水。美团在团购与外卖这两场互联网历史上最惨烈的战争中取得最后的胜利,正是得益于王兴的这种性格。

 

2018年,美团点评像是一只刚出笼的猛兽一样,四处出击。先是因为进军打车市场跟滴滴杠上了,然后又在无锡抗击滴滴外卖的反击,然后还花27亿美元拿下了摩拜。对于波澜不惊了许久的中国互联网来说,这些都可以算得上是让人震撼的大新闻了。

 

王兴明确表示,美团的未来是做“Amazon for Service”。如今美团业务已经扩展到电影、酒店、旅游、票务等等,可见其做千亿美元公司的梦想。这与马云如今愈发庞大的阿里帝国业务逐渐趋同。

 

美团上线网约车后,滴滴应声杀进外卖战场。4月1日,滴滴宣布在无锡小范围灰度测试,根据用户体验,滴滴将逐步扩大服务范围。在多数业内人士看来,滴滴试水外卖既是自身网约车业务的协同式扩张,也是对美团打车的反击之举,美团进入出行市场是一站式服务的补充,也是提高估值的解决方案。

 

美团要做吃喝玩乐+出行,滴滴从出行延伸到外卖,谁的胜算会更大?

 

有人认为,美团把盘子做得很大,但是占比够大的核心业务中一个现金牛都没有。甚至很多人都不明白,现在美团的主营业务到底是什么?刚刚开始布局的出行板块,将会成为美团一个烧钱无止尽的大窟窿。想要将乘客和司机从滴滴拉拢过来,烧钱补贴是必须的;而且,刚拿下的摩拜也背负着数十亿的债务并且盈利遥遥无期。

 

事实将会如此吗?并不尽然。再回到八年前烧钱补贴争抢客源的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战术谁也不会愿意首先动手。最重要的是,今天的美团已经积累了庞大的客群基数,尤其是,美团已经被客户认定为一个综合性的服务提供平台,这样的客户认知,是美团极其重要的无形资产。在这样的市场认知之下,美团可以进行在服务领域最大限度的横向扩展,而且极为有效地降低自己启动新业务的摩擦阻力。

 

将出行业务纳入到美团众多服务项目之中,只是增加了一项关联度非常大的“服务类业务”,美团只需假以时日,原本的客户群体自然会逐渐使用它的出行服务。但是在一个相对较短的启动期,美团需要是适当的优惠,来让顾客和司机双方知道,美团推出了出行业务。

 

但是,对滴滴来说,同样,消费者对其的固化认知就是约车,是出行。这样单一的刻板印象已经非常深刻,滴滴做快餐外卖,就好比做车的转型做餐饮,要扭转客群建立新的认知,将会难度巨大。

 

不是问题的问题:

盈利模式重要,而是否盈利并不重要


 

知乎上不乏这样的问题,美团一直疯狂贴钱,它能做到盈利吗?在2017年的时候,甚至有人认为,美团沦为了变种的快递公司,活不过三年。那么,美团真的不盈利吗,在后期的发展中,美团会不会走出烧钱大战的泥淖,真正成为互联网世界的良性巨无霸呢?

 

盈利问题,对互联网企业来说,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近期,小米正式向港交所提交IPO申请,预计在香港上市,有人认为,小米估值可能会达到1000亿美元,但是,一直以来,小米处于亏损状态。根据中国企业家杂志的报道,小米2015年至2017年收入分别为668.11亿元、684.34.亿元和1146.25亿元,经营利润为13.73亿元、37.85亿元和122.15亿元 ,分别产生亏损76亿元、净利润491.6百万元、亏损439亿元。

 

雷军一直强调,小米不是一家制造业的企业,而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小米构建了一个智能产品的生态圈,在这样的生态圈内,它能够提升客户的多频复购率,增加客户粘性,这是传统的制造企业所不具备的。这也是小米已经形成的超强核心能力和盈利模式,所以,眼下的亏损可能并不重要,未来的趋势让小米具有了一个非常高的市场预期,由此有一个高的估值。

 

对美团来说,同样如此,更何况的是,到目前为止,尚不知美团到底是盈利还是亏损。王兴在一次演讲中说:我们除了依然高速增长需要大力投入的外卖业务外,其他业务实现整体盈利。外卖业务以每个月20%的速度增长。且不论王兴所言是否属实,但是,美团的目标是做服务领域的亚马逊,其同样具有强大的盈利能力。想想现在的天猫和淘宝的盈利模式。

 

一、随着美团的壮大,客户基数越来越大,客户打开APP的频率越来越高,而且普通的竞争对手也无法撼动其位置而转移其忠实顾客,所以美团所拥有的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烧钱大战会越来越少。

 

二、从目前的美团业务来看,其盈利方向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交易佣金,商户产生交易所缴纳的佣金;

2、交流抽成,对一些大商户,交易量较大,采取交易抽成的方式;

3、竞价排名,商户在美团网页上出现的几率大小,进行竞价排名。

4、广告收入,商家在网页上投放广告;

5、城市加盟代理,在不同的城市频道,美团可以发展加盟代理平台。

 

当然,随着美团的强大,会有越来越多的渠道让它成为一部造钱机器。马云说,免费是最贵的,届时,倒是要考虑如何控制控制霸主地位的美团让更多方获利,共同繁荣。

 

互联网世界的马太效应


 

美团的目标是要做成服务领域的亚马逊,从目前的发展态势来看,几无悬念。在有形的商品零售领域,阿里和京东占据了半壁江山。而在无形的服务零售领域,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可以与美团相抗衡者。

 

在在互联网世界,更加遵守马太效应:赢者通吃。如果一个APP在功能定位非常清晰,并且庞大的客群基数,从原则上来说,做相关业务的延伸将会特别容易。由此,这样的马太效应会遵循以下两个方面的规律:

 

第一, “一键化原则”,如果一个APP具有非常庞大的客群基数,而且它可以整合诸多的功能,帮用户能搞定所有的事情,那么用户会越来越选择只用这个APP,除非其他的APP在同类型的功能上具有有非常大的优势或不同点。比如说超级APP微信,客群基数大,打开频率高,那么微信可以整合支付功能以及其他众多的小程序功能。用户一键化打开微信,几乎可以解决所有事情。

 

 

第二,滚雪球原则。一个强大的APP具有两大基本特征:客户基数大,打开频率高。在这样的特征之下,这款应用会成为一个黑洞,把所有的一切能都吸进去,导致雪球越滚越大,——客群越来越大,打开频率越来越高,正向循环。如前所述,美团在既有定位以及既有的市场认知基础之上,正在服务类平台巨无霸的道路上越走越快,雪球越滚越大。

 

结束语:疯狂梦想无边界


 

王兴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人,很多人说他太过强势。而他自己说自己是一个“屡战屡败”的创业者。但是,他骨子里所与生俱来的勇气,让美团历经百战归来扔少年,并且越来越有战斗力。在互联网世界,王兴正是带着这样的野性,带着无边的梦想让美团无边无际地野蛮生长,希望有一天,美团真的能成为服务领域的亚马逊,甚至远远不止。

推荐↓↓↓
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