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首位女性CEO,开公司被威胁,被逼用比特币发工资,反将一军!

来自:金错刀(微信号:ijincuodao),作者:祥燎

文/祥燎

 

8年前的《时代》杂志封面上,曾有过这样的一期。


封面上的人,被人称为“割鼻少女”,她的名字叫艾莎,是名阿富汗人。

 

一名无奈的阿富汗女人。

 

12岁时,她就被迫嫁给了阿富汗塔利班的一名战士,18岁时因为不堪丈夫虐待选择逃跑。

 

她的出逃,被夫家认为是奇耻大辱。被抓回后,艾莎被割下了耳鼻。

 

所幸的是,后来艾莎被一家非政府组织救助,辗转来到了美国。现在,她变成了这样。


但还在阿富汗的女性,仍一眼看不到未来。


她们没有受教育的权利,只有少数清真寺教她们念可兰经;

 

阿富汗以女性工作为耻,在战争中失去丈夫的寡妇只能靠乞讨养活孩子;

 

她们生病时,不能让男医生看病,但阿富汗又几乎没有女医生,所以有病也没法治;

 

逛街时,身边必须有男性家属相伴,否则不许外出;

 

穿的鞋得是软底无跟鞋,走路必须轻,因为脚步声被视为“性挑逗”;

 

她们的证词,只有男性证词的一半效力。若想证明是被强奸,还必须至少有四个证人,若无法证明清白将被鞭笞;

 

另外,她们还不准驾驶任何车辆、不准被照相、不准进入任何保留给男性用的交通工具、不准旅行、不准参加宴会、不准运动.....


这样的阿富汗,要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女性,可想而知有多难。

 

但即便是在最绝望的地方,也不会全无希望。

 

2010年,阿富汗诞生了首位女性CEO——当时年仅23岁的Roya Mahboob(罗娅·马哈布博)。

 

马哈布博出生于阿富汗赫拉特市。在前苏联入侵阿富汗的战争中,她和家人逃到伊朗避难。

 

在伊朗,她一直听人说起一个梦幻般的奢侈品,十分向往。“那是个小盒子,你可以通过它找到任何书上有的和没有的信息;你可以和人交流,对方不会知道你是男是女,也不知道你在哪。”

 

2003年,马哈布博和家人返回阿富汗,当时塔利班政府已经倒台。在赫拉特市的第一家网吧里,16岁的她第一次看到了她魂牵梦萦的“小盒子”——电脑。


第一次接触到了互联网,马哈布博就无法自拔了。

为了能和网友交流,她主动到去了当地的一个来自法国的非政府组织担任自愿者,还买了本英语词典自学英语。

 

随后,她又加入了联合国发展计划下为阿富汗女性提供的计算机课程。17岁时,她考入了阿富汗赫拉特大学,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计算机专业,虽然家里人都希望她将来能成为一名医生。

 

大学毕业后,她的第一份工作,还是和计算机有关——她成为了赫拉特大学IT部门的首位女性协调员。

 

后来,她又去了Ministry of Higer Education当了IT部门的项目经理,为阿富汗的大学开发免费的软件系统。


也就是那时,有人向她建议:“为什么不把这些软件商业化?”

 

于是在2010年,年仅23岁的她和两名大学女同学,以及一笔2万美元的投资,在赫拉特市成立了软件公司Afghan Citadel Software Company (ACSC)。

 

至此,阿富汗第一位女性CEO诞生了。


一名阿富汗女性出来抛头露面创业,难免会遭到许多非议,但马哈布博毫不在意,她说她要做的,是在日益壮大的阿富汗科技领域,为更多的阿富汗女大学生创造工作机会。

 

所以,马哈布博的公司从始至今,有超过半数员工都是女性。


刚开始,ACSC的订单中,有不少是来自像美国政府、北约这样的客户,这给马哈布博带来了很大麻烦。

 

马哈布博说:“当地不喜欢美国政府的人,会向塔利班告密,说我们为美国军方服务,甚至诬赖我们是靠‘女色’才得到订单。那些人不断地向我们发来死亡威胁,说如果我们继续这么做就不是个好穆斯林。”

 

2013年,马哈布博被《时代》杂志评选为“年度100名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那些人向她的公司安插了一名间谍,窃取技术、破坏交易。


与此同时,“马哈布博是西方间谍,故意传播西方危险的思想”这样的谣言愈演愈烈。公司里的女性员工在生活中也遭到了诸多不便,声誉受到很大影响。

 

最后,马哈布博只好放弃和美国政府的合作,转而与阿富汗政府合作。

 

但噩梦没有就此停止,退让换来的是反对者的得寸进尺。

 

一方面,阿富汗政府在合作中,经常拖欠款项,不止一次令马哈布博的公司陷入经济危机,差点工资都发不出。政府还不断给她们施加压力,要她们解散。

 

另一方面,社会舆论仍在不断发酵,当地居民对于这个主要由女性组成的公司依旧饱含恶意。接下来,公司被砸窗子,职员遭人辱骂,家里收到死亡威胁信件,这种事从没停过。

 

无奈,马哈布博只能中止与政府的合作,随后将公司团队搬到了伊朗,自己则去了阿富汗的首都喀布尔,寻找机会。

 

在喀布尔,她和一名商业伙伴又合伙开了家公司Women’s Annex,鼓励女性写博客,并通过广告盈利。


但新公司和老公司一样,都遇上了一个难题:怎么发工资?

 

在阿富汗,99%的女性都没有银行账户。虽然从法律上来说,年满18岁的阿富汗女性可以拥有银行账户,但阿富汗人民并不信任银行系统。为了赚手续费,银行的工作人员常故意让转账停止,各种暗箱操作。

 

阿富汗人民不相信银行系统,而是相信当地一种叫做“Hawalah”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下,钱从一方转移到另一方,每两个环节相互间充满信任,与今天的区块链技术相仿。

 

值得一提的是,自公元8世纪,阿富汗人民就用上了Hawalah,至今仍有70%的人在使用。

 

所以当马哈布博的合作伙伴向她推荐了关于比特币的文章时,她第一时间觉察到了机会。通过与Hawalah的对比,她成功地向员工普及了比特币的相关知识,令员工接受了比特币。


解决完转账的问题,她又说服了当地和网上的一些商家接受比特币的支付,解决了用比特币消费的问题。

 

直到今天,马哈布博仍在教导新一代的阿富汗女性理解和利用区块链技术。

 

由于比特币,一位常被丈夫家暴,还被没收钱财的阿富汗女性,得以保护自己的财产,因为他抢不走比特币。最终,她攒够了钱请了律师,成功离婚;还有的女性,用这些钱做了生意,雇了此前看不起她的父亲、兄弟等家里人,为她打工。


这样的例子,只是个缩影。

 

可惜的是,随着马哈布博的名气与日俱增,阿富汗终于容不下她,2014年她携全家搬到了纽约。

 

但即使身处大洋彼岸,马哈布博在阿富汗的事业没有停止。

 

在阿富汗,ACSC仍在运行,培训女性如何编程,如何做数字化营销,促进女性就业。


现在,马哈布博的重点放在了她新成立的Digital Citizen Fund。这个非营利组织设有13个部门,教导女性学习电脑技术、金融知识、商业技能等等,帮助她们开启自己的事业,至今已有超过1万名学生完成了培训。

 

在美国,作为一名穆斯林移民,尤其是在特朗普上台后,马哈布博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但在为自己争取权利的同时,她也从来没忘记远在阿富汗的女性同胞们,她说:

 

“我很幸运,有机会受教育。

也因此,我十分清楚,

一名受过教育的女性,

她的未来将充满无限可能。”

推荐↓↓↓
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