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库创始人邓翔:科技驱动新零售,“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来自:希鸥网(微信号:ceobus),作者:众库

本文来源于:众库创始人邓翔于众库2018年度“ALL IN”主题年会盛典的主题演讲。



今天在座有很多老朋友,也有很多新朋友,但对于众库来说,可能都是一个比较“”的存在。这两年新零售很火,特别是17年,大家看到了很多新的零售形态,但迄今为止,依然没有标准答案,创业者们都还在摸索中,我认为,未来一两年,很多先驱会沦为先烈,所以找清楚方向非常重要。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很喜欢这句话。因为我们做零售,特别是做终端零售的,这句话对我们来说十分有意义。它代表创业中常说的种子文化,火种不灭,才有机会燃起熊熊烈火。

图片中这家友谊商店是我爷爷于1979年创立的。

 

这家友谊商店,给了我很多的商业启发,到今天已经是第40年了。这张相片我于去年拍摄,这个房子已经卖了将近15年,但是邻居依然把“友谊商店”的招牌保留,让我很触动。

便利店是改革开放浪潮第一波起来的商业,在过去,场景很丰富,丰富到什么程度呢?

 

过去,便利店是社交中心、媒体、影院、棋牌室、房产中介、婚姻介绍所……同时也是那个时代的消费中心。但很遗憾的告诉大家,被视为零售神经末梢的便利店,历经40年的改革开放浪潮,场景功能是退化的。现在的便利店早已不是消费中心,我们只是寻求便利的时候光顾一下而已。

 

我大概7、8岁开始在这家店站柜台,每天都有许多的人来人往,有下棋打牌的,有来这里看电视剧的,总是可以听到很多新鲜事,那个区域的娱乐社交,就集中在刚才看到的这一家店当中。

这个是众库的前身,给众库留下了很好的基因。这家店还有个很重要的主营业务,那就是布料供应和量体裁衣。如此跨界的一家店,为众库基因留下了很关键的两个词,一个是“赋能”,另外一个是“服务”。

 

这个场景非常多元,丰富到很难想象是现在的便利店形态,是个典型的平台思维产物。今天的很多便利店连锁,依然在做B2B的事情,从赋能跟服务层面上被弱化掉很多。我觉得众库很幸运,作为创始人,身上流淌着赋能和服务的基因,对众库来说有了很好的开始。

众库是一家什么公司?


用一句话形容众库:“众库是一家以科技驱动的零售服务商”。


首先,我们是一个服务商,我们提供专业服务让参与者获得成功,从而成就自己。


其次,我们是以科技驱动,而不是靠人力驱动,这里头包含了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先进技术。

 

我们努力帮助社会商业底层的数百万家夫妻店。过去夫妻店在局部区域充当着非常核心的消费场景,但是到今天夫妻店慢慢的被边缘化。我看到很多的夫妻店随着竞争加剧,生活状况和经营状况都不是很好。这里依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所以我们的服务对象,瞄准的就是这数百万家夫妻店。

我们看看众库怎么做?

 

首先,我们谈谈众库的供应链核心,今天众库的供应链已经有了一定基础。

 

第一,我们是共建分布式中央。目前大家看不到众库的中央仓,因为我们是由仓储店共建形成的分布式中央,这里头有海量的参与者。“共建”这个词很重要,这个时代很多人喜欢谈共享,我认为共享的前提是共建,我们在共同建设一个新的中央形态。众库现有的27家仓储店,实际上都是取代我们过去的传统中央的。

 

第二,供应链去中心化,今天已经看不到众库的中心存在。很多人都意识到传统中央的诟病,去中心化是很多人的方向和目标。但去中心化一定会遇到很多困难,包括管理问题,货损的问题等等。今天众库不断在克服困难,把供应链去中心化的雏形完成,这是众库很重要的一个里程碑。坦白说,众库到今天为止还没有真正意义的开始招商加盟连锁,我们在过去一年,主要的工作是在重构中央,这个中央构建起来以后,每一个仓储店都将是一个组合式中央。

 

第三,实现商品流通在线化。其实在座有很多做企业朋友,大家在这块都有付诸行动。典型的有ERP系统、收银系统等,目的是为了让商品可以在线。

 

但商品流通在线和商品在线是两个概念,商品在线以现在的互联网基础很容易实现,但加上“流通”这两个字以后就没有那么简单了。众库不仅仅商品在线,我们还让商品在流通过程中依然可以在线,这是很重要的区别。意味着商品的动向是可视的,可以清晰知道是哪个人、哪件物,过程如何,人、货、场是循环的。可以说众库从供应链角度并不是简单的升级,而是我们在打破过去供应链形态,我们重构一个新的供应网,是网状的,不是链状的。过去的商品从F端到B端到C端,由数个节点形成一个链条,今天众库的分布式形态,是每一个参与者有可能是网中的某一个连接点,供应链是根据需求随机组成的,不同的需求对应不同的参与者形成无数条链,交织成一个网状。

关于供应链,这里要探讨一句话,为什么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理论上来说,强龙无论从资源、能力都要优于地头蛇,但是很多时候地头蛇往往可以在特殊的领域、特殊的环境,特殊的时间节点打败强龙。


零售市场里面的二批商群体一直很活跃,为什么它可以生存?强龙有很多,有供应链巨头,有大的连锁公司,但是零售行业很讲究服务半径,因为这个决定了成本结构,效率结构,再强大的供应商也有品类盲区和服务盲区,二批商只需要在自己的辐射半径内找准商品定位,做好配送服务,就可以生存。

 

众库仓储店未来最大的客群很有可能就是二批商群体,因为过去二批商虽然可以生存,但存在很多痛点。

 

一、SKU很有限,缺乏一站式供应能力。

二、服务半径越长,效率越低。

三、集采量有限,成本的竞争力弱。

 

众库平台对应解决的就是这些痛点,众库平台这条“新强龙”是由无数的“地头蛇”共建起来的。众库平台再利用数据驱动,更加精准的分配每个参与者的商品品类。

 

这种利用算法做分配的逻辑和今日头条很类似,头条并没有局限自己的信息品类,而是开通头条号让参与者把各种信息资源贡献到平台里,再根据用户的浏览喜好做信息分配。它不是一家传统媒体公司,而是一家数据公司。

 

反观众库,我们开放仓储店让参与者把它的商品资源贡献到平台里,中央没有过去的臃肿和成本,而是由每一个仓储店共建。从后台数据上我们的SKU已经突破了3万个。这对于只有几十家连锁门店的零售商来说是个很大的突破。因为很多同业依然徘徊2千到3千之间。


众库服务链核心:亲近消费者;共享会员流量;积木型组织。亲近,这个词很重要。会前我跟合伙人探讨零食货架,很多写字楼在铺设,很多巨头都杀入这个战场,很多人看不到价值,觉得管理很难,没有所谓的盈利点,但是它有个很显著的特点,就是离消费者足够的亲近,因为我把商店开到公司里面,公司是离人很近的一个地方。那么对于众库来说,怎样才能更加亲近?应当是将商店开到消费者的家里,为什么叫众库?就是大家的仓库。我们在社区设立一个公共仓,每个用户手机里还有云仓,手机的云仓就是众库所有仓储的联合。

 

商店开到家里去比开到公司去离消费者更近,但是还不是最近的,如何才是最近的?思想是最近的。你的思想产生需求,对应的商品就可以跟人形成连接的时候,才是真正的亲近。众库希望通过智能算法,更加亲近消费者。

 

我们为什么要做会员制?目的是为了像线上平台一样把消费者放在一个流量池里面,可以更好的感知消费需求。过去的线下零售可以很清楚销量,但是不清楚卖给谁。

 

积木型组织有什么特点?今年中秋节众库接了不少博饼订单。这对于传统便利店来说是不敢想象的,因为一家便利店的商品品类很有限,订单的需求往往超出了门店所有的品类。然而这种大订单放在众库这种积木型组织里却可以轻易消化,过去这个订单需求只能由某一个商户完成,在众库由一群商户完成。因此我们每个门店都具备接大单的能力。

 

我们统计数据发现,在众库华为手机卖得不错,电烤箱也卖了不少。传统便利店是不敢想的,因为没有共享仓存在,没有积木型组织形态。积木型组织是典型的赋能型组织,过去大订单都是巨头才有机会,但是现在遇到大订单,我们一群蚂蚁也可以啃掉。

所谓的会员实际上就是“老顾客”,数百万家便利店都把老顾客共享出来,那就是中国四亿个家庭。今天我们的会员流量单个集美区已经突破2万个,意味着什么?大概覆盖8万左右的人口基数,集美区的总人口是60万。

 

任何夫妻店从挂众库品牌的那一刻,同时也将老顾客转化成会员,随着会员流量的提升,大家的获客成本都在不断降低。

众库的金融形态为什么是自金融?区块链最近很火,其实众库的分布式、去中心化,就是典型的区块链模式,我们创造了共建模式解决了供应链重资产问题。众库从2017年1月份开第一家店到今天刚好1年的时间,固定资产从初始的几十万增长了上百倍,这个就是得益于共建模式。同样,我们也用区块链的技术构建自金融模式。

今天绝大部份的民间金融都是基于信用体系。众库的方向是交易资产质押。众库平台中,有供应商、加盟商、消费者等,参与者很多,我们希望用金融盘活社会化库存。

 

众库自金融的底气在哪里?这里我要着重介绍一个人——

黄斌先生

「众库」股东合伙人

 

曾荣获中国商标人物、中国金融业创新人物、福建省青年“五四”奖章、福建省“五一”劳动奖章、福建省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等殊荣。加入众库前,黄斌从事金融工作三十余年,曾任中国农业银行总行农户金融部总经理、泉州市农行行长、泉州农商银行董事长。

今天金融创新如果靠传统体制思维很难打破,要有好的创新逻辑颠覆。黄斌先生可以说是中国金融业创新的标志性人物,同时也是众库做自金融的一个强大基石。

我们再来谈谈数据智能。


这次过来合伙人当中,有一批硕博团队,全国打着人工智能旗号的公司很多,实际上很抱歉的告诉大家,大部分是虚假的。数据统计出人工智能领域的专业人才,一年才300人左右的输出量,资源很有限。300人中绝大部分在政府科研单位,众库运气很好,因为我们赶上了一个创业的好时代。原来在科研部门工作的人,敢于下海创业。我们的另外一个股东合伙人王彬博士,加入众库前,就任职于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并作为团队负责人,完成了国家载人航天神舟、天宫多个项目的系统研发工作。

 

这个领域门槛很高,很多人工智能公司已经走到前列,众库数据智能团队基础很好,从战略上,我们也需要足够的高位。

 

我们来分享一些关键词,活数据,活算法。很多人意识到了数据的重要性,但数据的分拣还比较落后,依然是一个大的数据场整合数据,再用机器算法进行数据分拣,这很接近于过去的垃圾场做分拣动作,先整合垃圾,再分拣垃圾。核心问题出在数据和垃圾都是“死”的,分拣效率低下。现代的垃圾分类越做越好,政府发放垃圾桶到家里,做垃圾分类,小区的公共垃圾桶也细分来,垃圾车也做分类,直到垃圾场,形成一条垃圾分类闭环。

 

众库在IT上的搭建也是分布式的。消费者与商品的连接,数据的形成都是有循环线路的。人工智能里的人工在前,智能在后,每一个分布仓的参与者在经营过程中都会改变数据走向,让算法可以更加灵活,并且具备学习型能力。很多人觉得在系统里面设置一些数学公式就是算法,公式是固定排除区分,算法是具备迭代力的。

从2016年打败李世石的Alpha GO进化到2017年初与柯洁对战50胜0负的Master,谷歌用了9个月;从Master进化到可以自我学习的AlphaGo Zero,谷歌也用了10个月,但从只会下围棋的AlphaGo Zero进化到全能棋王Alpha Zero,谷歌只用了50天。同时训练AI所需要的数据量有了质的减少,Alpha Zero有了自我学习能力,与Stockfish训练时每步棋需要的7000万计算量相比,Alpha Zero只需计算8万次。

 

我想表达,人类引以为傲的经验,很有可能严重低效,但我们却浑然不知。

 

今天我们在座有很多经验丰富的职业经理人,但是很有可能你的经验是严重低效的。

 

我们为什么要倡导数据智能?因为人类无法在有限的生命中拥有永恒的空杯心态,机器却可以做到。另外一点我想表达的是,未来的数据算法依然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今天我们看到的很多人工智能虽然已经走到前列,但是仍然处于0到1的过程,一切都才刚刚开始,我对众库很有信心。

这么阐述,众库好像相当的完美,或者说离完美越来越近了,但我想说,我们未来的路还很漫长,离我心中的完美依然是个遥远的追求。即便实现世俗眼中的完美,依然要有更高的精神追求。前晚我看了一部电影《无问西东》,里头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在这里分享给大家:“这个时代从来不缺完美的人,缺的是需要发自内心的真心、正义、无畏和同情”。

 

我们总结过去时,发现众库的绝大部分创新,皆源于山穷水尽疑无路。不是我们厉害,也不是我们聪明,而是我们无畏,我们有真心,很多时候我们发现前面没有路了,到绝境了,我们总能沉下心去思考,去破局,敢于创新,结果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们今天为什么选择“All in”作为年会主题?首先,我们需要all in(全力以赴)的精神。另外,新零售处在风口期,也处在探索期,越是大家都困惑的时候,越是必须做决定的时候,当然,这一定是基于众库战略的谋定而后动,空窗期有限,等到形势明朗,我们将错失机会,所以对众库来说,现在是一个all in(大赌大赢)的关键时点。

那么我又是怎么理解今天的演讲主题:“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呢?


那是我认为,我们便利店群体就像零售市场中的星星之火,但不是到处点火就有用的,一场大雨过来都灭了,昙花一现。我们要点燃的是火种。今天在座的参与者,只要有一个人心中的火种不灭,待到风起,都有可能熊熊燃烧,形成燎原之势。

 

最后用《无问西东》的一句台词结束今天演讲:“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谢谢大家!

编辑|鱿鱼

推荐↓↓↓
电商